您的位置:首頁 > 要聞 > 全國社科 > 正文

南海子:溯“古苑囿”文脈,展“新國門”風采


2019-12-19 09:42:46      來源: 光明日報     責任編輯:楊茗淇     人氣:

 本期嘉賓

  天津大學建筑學院教授 張 龍

  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副所長、教授 劉文鵬

  北京市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所長、研究員 劉仲華

  編者按

  習近平總書記在考察北京時曾說,北京歷史文化是中華文明源遠流長的偉大見證,要更加精心保護好,凸顯北京歷史文化的整體價值,強化“首都風范、古都風韻、時代風貌”的城市特色。位于北京市大興區的南海子,是透視北京歷史、生態、文化價值的一扇窗口。今天本版約請相關專家,以南海子為例,探討城市發展的美好愿景,為打造“首都新國門”“國際會客廳”、助力全國文化中心建設供給文化力量。

 

  溯源 探尋“南囿秋風”之文脈

  光明智庫:清朝的皇帝在南海子修建了舊宮、新宮、團河行宮、德壽寺等建筑群,使之成為一個寓游獵、演武與理政于一體的綜合性皇家苑囿。總體上講,南海子文化有哪些特點?

  張龍:康熙皇帝曾言,“南苑(南海子)乃人君講武之地”。因此,從南海子也可以看出中華民族傳統的尚武精神。北京地處華北平原最北端,西北出居庸關進入蒙古高原,東北出古北口至東北平原,農耕、游牧、漁獵三種文明在此交會。如果說北京是三種文明的交會地,那南海子就是這三種文明的融合之所。代表游牧文明的元,農耕文明的明,漁獵文明的金和清,以及兼具游牧與漁獵文明的遼,同樣選擇在南海子一帶漁獵、演武、理政、游憩。歷經五朝的賡續營建,南海子在清代達到極盛,與紫禁城、“三山五園”共同構成北京三大政務中心,開啟了清代帝王園居理政的先河。多民族文化在南海子互相碰撞、融合、發展,共同鑄就了中華民族“與天地參”的生態觀、“禮樂復合”的社會觀、“多元一體”的民族觀,這正是中華民族共同體賴以存在與發展的核心精神。

  劉仲華:清代統治者有重視騎射的傳統,這一點在南海子得到了集中體現,所以南海子文化包含講武習勤、不忘根本的精神。回溯歷史,契丹族創建遼代政權,由于其本民族的政治文化傳統,統治者保留了隨四季變化、逐水草畋獵的政治統治方式——捺缽制度(契丹語,自遼代以來被引申來指稱帝王的四季漁獵活動)。后來,女真族建立的金朝,將北京作為金中都,海陵王常率近侍“獵于南郊”。以蒙古族為統治者的元代,同樣將“下馬飛放泊”作為游獵和訓練戎馬的重要場地。明清時期延續并完善了這一功能,清代統治者尤其重視騎射傳統,歷任皇帝都把在南海子講武習勤作為加強皇權、提高武備、治國安邦的重要舉措。

  劉文鵬:南海子是清代的一個寓游獵、演武與理政于一體的綜合性皇家苑囿。很多重大活動,如達賴、班禪覲見清朝皇帝,多次重大閱兵活動、帝后巡幸等都發生在這里。由此南海子成為京師紫禁城之外的一處政治中心,比京城西郊“三山五園”和京外的避暑山莊都要早很多,這是南海子最突出的歷史文化特點。同時,在社會經濟層面,京城農牧業發展、海戶移民安置、永定河治理等重要問題都與南海子有關。直到民國時期,南海子仍是梁啟超等諸多學術大師聚會之地。可以說,南海子具有非常深厚的歷史文化內涵,亟待引起學術界更多重視。

  使命 讓文化帶上的明珠璀璨生輝

  光明智庫:從北京地理版圖上看,南海子恰在西山永定河文化帶的區域范圍內。得天獨厚的區位、自然、歷史優勢賦予了南海子在推進北京作為全國文化中心建設中的新使命。請問,您怎樣理解這種使命?

  劉文鵬:自古以來,南海子就位于西山永定河文化帶的核心位置。北京是我國著名古都,特別是元明清三個大一統王朝都定都于此。永定河從京城西部的西山中流出,折而向東、水流減速、泥沙沉積,從海淀到豐臺再到大興南海子一帶,形成了諸多泉眼、湖水、沖積平原、河流等,造就了南海子得天獨厚的生態環境。表面上看起來京南的南海子與京西的“三山五園”距離很遠,但實際都是因永定河而成。在這條曲折蜿蜒的水帶上,恰恰密集分布著眾多古代皇家園林、苑囿,與紫禁城共同構成完整的古代都城文化。因此,北京要成為全國文化中心,必須將擁有豐富歷史內涵的南海子地區統籌考慮,如此才能豐富北京城歷史文化的完整性。

   劉仲華:自遼代至清朝,南海子始終保持著“四時不竭,汪洋若海”的濕地風貌,這為北京城的水系生態提供了重要支撐。清朝廷曾經對南海子水系進行過多次治理,以便于農田灌溉,有益于濕地維護。值得注意的是,南苑水文化具備兩種形態,一種是有農耕文化特色的水文化,一種是有游牧漁獵特色的水文化。在游牧漁獵民族文化傳統中,因其逐水草而居的社會生活特點,更傾向于保護水的自然生態面貌。因此,自遼、金以來,歷經元、明、清,融合多民族水文化傳統的皇家苑囿文化,對北京自然生態文化的保護與形成發揮了關鍵作用,這對今天北京的生態文明建設具有重要啟發意義。

  張龍:歷史上,南北游擺的永定河,在南海子地區形成了一條由西北向東南的潛水溢出帶,造就了南海子北京生態屏障的歷史地位。此外,匯集南海子泉水的龍鳳河、涼水河還承擔了養源、清流、濟運的城市及區域水利功能。

  南海子不僅是北京永定河文化帶的明珠,更是大運河文化帶不可或缺的部分。在北京建設全國文化中心過程中,南海子有四個使命:一是挖掘,要全面收集相關歷史文獻檔案,結合遺存現狀與考古調查,從不同維度挖掘南海子蘊含的優秀傳統文化;二是傳承,要保護好南海子的文化遺存,充分利用融合媒體展示南海子的優秀傳統文化;三是發展,在兼收并蓄地弘揚、傳承南海子文化同時,賦予其新的內涵,使之更有生命力;四是示范,通過高水平的示范項目,引領北京全國文化中心建設。

  規劃 打造文化生態創新工程

  光明智庫: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考察北京時強調,規劃科學是最大的效益,規劃失誤是最大的浪費,規劃折騰是最大的忌諱。南海子作為北京大興區推進城區建設的一部分,勢必要將經濟、文化、生態等因素統籌考量。就這一區域而言,您認為理想的規劃是怎樣的?就全國而言,理想的城區該是怎樣的?

  張龍:“文化”“生態”是大興城區規劃最重要的關鍵詞。理想規劃的核心就是要劃好并守住三條線:一是紫線,劃定南海子歷史文化遺存的保護范圍、建設控制地帶;二是藍線,劃定河湖水系、濕地的保護范圍;三是綠線,劃定各類綠地的控制線。其中,守住紫線,是為了滿足人們的文化需求;守住藍線和綠線,是為了滿足人們的生態需求。

  中國文人士大夫心目中最高層次的居住環境就是山環水抱,正如謝靈運《山居賦》所述:“其居也,左湖右江,往渚還汀。面山背阜,東阻西傾。”山環水抱的居住模式也是中國古代城市規劃不懈追求的目標。古都北京以大規模水體為中心,通過拓湖堆山,形成以三海、瓊島、景山為核心的山水城市意向,乾隆皇帝曾將其概括為“平地起蓬瀛,城市而林壑”。新中國成立后提出的“大地園林化”“山水城市”,以及新時代提出的“看得見山、望得見水”,都是中國人對理想城區的不同表述。

  劉文鵬:最理想的“城區”必須是一個可居可游的宜居之地。“可居”是指要有好的生態環境,“可游”則是要充分保護、利用該城區的歷史文化。所以,最理想的城市應該是以經濟發展為后盾、以歷史文化為名片的生態良好之地。倫敦、巴黎、京都等城市、城區都實現了這三者的良好結合。我國的一些小城鎮,如常熟、太倉等也都呈現出這樣的發展趨勢。置身其中,感受到的不僅有經濟上的活力,還有山清水秀的生態環境,三步一個故居、五步一處名勝,可謂處處皆景。未來的發展應該是經濟、生態、文化三者的有機結合,而不是顧此失彼。就文化方面的發展而言,各城區都應該立足和發掘自身文化優勢,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你的歷史積淀就是你的特色所在。

  劉仲華:理想的城市規劃一定是傳統與現代的交融。歷史上的南海子本身就是集政治、經濟、文化和生態為一體的區域。經濟上,南海子在歷史上就承擔著服務于都城的物質生產和資源貯備的功能,是清代京城重要的農、林、牧、漁產品供應地。遼、金以來,南海子作為封建社會都城政治功能區得到開發與發展,這里宜人的自然風景并沒有被破壞,“南囿秋風”的美譽長期為人們所稱道。因此,在今天的大興城區建設中,一定要吸取歷史經驗,立足于生態文化,統籌經濟、文化等多方面發展。

  未來 為東方新國門夯實文化底蘊

  光明智庫:北京大興國際機場猶如鳳凰展翅,寓意美好愿景。大興,也借此東風,迎來更多發展契機。在打造“首都新國門”“國際會客廳”的過程中,南海子文化挖掘將為大興發展提供哪些深層次的動力?從更廣的角度看,城市該如何依托文化優勢,抓住契機、準確定位,助力自身發展?

  劉文鵬:作為距離大興國際機場最近的一處文化之地,南海子有足夠成熟的條件和近水樓臺的優勢成為“首都新國門”的亮麗風景線。對南海子一帶麋鹿棲息地的保護,對團河行宮、德壽寺、永定河古渡口等古跡的發掘與利用,都將使之成為新國門地區響亮的文化名片。以此為基礎,無論官方接待,還是群眾旅游,都有了一處得天獨厚的生態與文化資源。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遵循“大處著眼、小處著手”的原則。“大處著眼”是指要有全國性戰略視野和國際視野,把南海子的文化建設置于全國文化建設排頭兵的地位去考慮。“小處著手”就是以扎實的態度、科學的方法,甚至懷著敬畏之心,把南海子地區豐富的歷史文獻資料收集好、整理好,把基礎性的學術研究做好,形成一些經得起檢驗的研究成果,如此才能為政府經濟文化發展的決策提供依據。

  劉仲華:南海子是遼金以來中國封建社會后期都城政治功能的承載地,是北京作為全國政治文化中心的一個見證。其豐厚的歷史文化內涵,是北京古都風貌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今天北京文化建設中的歷史文化資源。當前,北京正在全面落實四個中心的建設任務,而南海子作為西山永定河文化帶和南中軸線延長線上的重要關節,對北京城市南部發展、新國門國際交流中心的文化布局,乃至未來京雄文化帶的發展都至關重要,可以為北京四個中心功能建設的全面布局、引領京津冀的協調發展提供文化支持。

  張龍: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近兩年,北京大興區對南海子歷史文獻檔案進行整理、挖掘,舉辦南海子文化論壇,讓南海子文化逐漸走向公眾,為大興“首都新國門”“國際會客廳”的打造提供最基本、最深沉、最持久的文化力量。

  南海子作為遼、金、元三代獵場,明清兩朝皇家苑囿,蘊含了“參天地、贊化育”的生態智慧,“制禮作樂”的政治智慧,“因其地、權其天、逸其人”的營建智慧,“養源清流、束水攻沙、散水勻沙”的水工智慧。這些智慧不僅是大興的,也是北京的,更是中華民族的。隨著大興國際機場的開通運行,大興更要抓住歷史機遇,振翅高飛,更加服務北京文化中心建設。

  項目團隊:

  光明日報全媒體記者

  李曉、張景華、董城、王斯敏、

  蔣新軍、王佳、張夢澤


广东福利彩票